天同独坐卯酉(中州派)

天同卯酉,对宫太阴,基本性质与天同太阴同度者相同,但不宜见擎羊同度,主身体伤残。若见魁钺昌曲,主人性好文艺,再会桃花诸曜,则更宜从事演艺,尤其适合演唱事业。天同在卯酉二宫喜见禄,无论禄存与化禄,均主人生际遇平顺,可以悠闲享受。女命虽喜美容打扮装饰,但感情不易受困扰。唯若桃花诸曜在命宫同度,则必惹游蜂浪蝶。 继续阅读天同独坐卯酉(中州派)

七杀独坐寅申(中州派)

七杀独坐寅申,必须[紫微天府]相对,三合宫会合贪狼独坐,及破军独坐。要推断此二宫限的七杀本质,须分别其为孤高,抑为威权。孤高的七杀表面亦似威权.但却是故作崖岸,并不令人心服,而威权者虽不和光同尘,似落落寡合,但却受人敬畏。七杀必须见禄,然后始可解孤高之性。以见贪狼化禄者最为随和,禄存同度或拱照者次之,破军化禄又次之。 继续阅读七杀独坐寅申(中州派)

天梁独坐丑未(中州派)

天梁在丑未二宫独坐,对宫为天机。三台宫所会为太阴独坐、太阳独坐。要推断此二宫垣的天梁本质,须注意分别其为正直,抑为精明。正直与精明不同。正直是具有原则持以伟人,兼亦用以律已.精明则只是善于观察别人的缺点。对自己则有不同的尺度。就天梁本身而言,天梁化禄,则为精明,与禄存同亦然。唯天梁与禄存同宫时,兼有擎羊或天刑同度,无火铃照射,或且有昌曲、魁铖同会,则本质亦为正直。 继续阅读天梁独坐丑未(中州派)

太阴独坐卯酉(中州派)

太阴于卯酉宫独坐,对宫为天同,于三合宫的太阳独坐,及天梁独坐相对。要推断此二宫垣的太阴特性,须注意其意志为坚强,抑为薄弱。尤其是女命,太阴坐酉,有招蜂惹蝶之性,倘如意志薄弱,则人生便多由自己一物造成的困扰。太阴化禄或化忌,均影响意志薄弱,但性质不同,化禄者易对感情意志薄弱,化忌者对物质意志薄弱。太阴化权、化科,则可以增加意志力。 继续阅读太阴独坐卯酉(中州派)

紫微天府坐寅申(中州派)

推断[紫微天府]这组星曜的物性,须注意其为主动,抑或被动。属于主动性质的[紫微天府]则攻守咸宜,若带被动色彩,则反易进退失据。[紫微天府]本身来说,其实已经是带矛盾性质的量系。紫微擅开创.天府擅守成,二曜同系,若性质平衡则自然可攻可守,但若带一偏之性,偏于紫微则嫌受天府的拖累,却进而不敢进,偏于天府则嫌受紫微的影响,却退而不肯退,这时就反而事事陷于被动,只能用全力来应付客观环境。 继续阅读紫微天府坐寅申(中州派)

廉贞天相坐子午(中州派)

要推断『廉相』一系在本宫的本质,须详其为刚毅,抑为脆弱。[廉贞天相]本身具有什深之感情色彩.但在三方会合的却尽属物质性的星曜,因此为内心感情与外间环境的冲突,必须具刚毅之性,然后始能适应,若脆弱者,则于横逆忽来之时,或面临客观环境改变之际,内心感到困扰、痛苦,因而动辄得咎,其甚者,或至有轻生自杀之念,其轻者亦容易流为自暴自弃。 继续阅读廉贞天相坐子午(中州派)

贪狼独坐辰戌(中州派)

贪狼辰戌,对宫武曲。武曲为财帛星主星,所以最喜贪狼火星或贪狼铃星同度,为[火贪格]及[铃贪格]的最佳宫垣,可成巨富或手握经济重权。但由于受武曲的影响,主迟发。由命宫起行至第四个大限始有作为。所以必须坚忍,抵受半生的挫折。若贪狼化忌则化桃花为才艺,但仍有诸般嗜好。若见化禄与羊、陀会照,主因财而起纷争,年限命宫贪狼坐辰戌,见流化禄及流羊流陀者亦然。 继续阅读贪狼独坐辰戌(中州派)

巨门独坐巳亥(中州派)

巨门在巳宫时太阳在亥宫为落陷,在亥宫时太阳在巳宫为庙旺,巨门藉太阳化解阴暗,所以巳宫巨门不如亥宫的巨门。巳宫安命由于对宫太阳落陷无力,所以童年即不利父母。见地空、地劫同度更甚,可能甫出生即遭父母遗弃。若不然亦主幼年伤父,须过房祀出始可避免。又或自身幼年多灾病,令父母担扰。巳宫巨门守命之人,虽少年灾病或坎坷,但仍可学习专门技艺谋生,刻苦耐劳,则仍可杀出一条血路。 继续阅读巨门独坐巳亥(中州派)

武曲独坐辰戌(中州派)

武贪在辰戌二宫相对,主要星曜会合虽然与丑未的武贪相同,但因不会破军,所以性质有所改善。在性格方面容易接近,即同样有耿直而豪爽的个性,且有才艺,但在际遇方面却要顺遂一些,少经一些波折,同时所具有的才艺较易受人欣赏,故成就亦较佳。不过若武曲与禄存相会之时,则与丑未宫安命的人相同,反易变成自私自利。 继续阅读武曲独坐辰戌(中州派)

太阳独坐巳亥(中州派)

太阳在巳亥二宫独坐,对宫必为巨门。巨门暗曜须籍太阳化解,因此巳宫安命的人,以太阳居于旺宫的缘故,化解巨门的力量自比居于亥宫落陷的太阳为大。所以巳宫安命的人少年得志,或得父母福荫,但忌得志后心高气傲,过于锋芒,若能收敛,或因气傲遭遇挫折之后仍不懈于事业,则仍主名高显达。 继续阅读太阳独坐巳亥(中州派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