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同独坐巳亥(中州派)

天同在巳亥二宫独坐,对宫必为天梁,所以基本性质与[天同天梁]相同。天同最喜居亥宫,其次为巳宫,可以使人一生多享受。但如果没有辅、佐吉曜来会照,又不见禄,则可能是事业平凡,收入平衡却讲究享受的人。钱财不足以支持其享乐,处顺境时尚可,一见逆境,即便可能成为听天由命的人,影响一生事业。 继续阅读天同独坐巳亥(中州派)

紫微天府星坐守寅、申宫,双帝入命,富贵双全

紫、府双帝主星入命,对宫(迁移宫)有入庙七杀星来朝照,三合又会照财帛宫入庙武曲星与官禄宫的入庙天相、平势廉贞星。由于武曲星为正财星,刚强,果断,孤独;天相星行事稳重,处事公正,任劳任怨,忠心耿耿;七杀星理智独立,有威权,变动性大;廉贞星多变化,具桃花性质。七杀星入迁移宫,活动力强,在家待不住,生活变化大,可突然成功。 继续阅读紫微天府星坐守寅、申宫,双帝入命,富贵双全

紫微天相坐辰戌(中州派)

所以要推断[紫微天相]在辰、戌二宫的本质,使需要要分别其为有情,抑或无情。一所谓有情无情,当然只是就紫相本身比较而言。譬如说,属于本质有情的[紫相],其有情的程度,未必能有无情的[紫府]。『紫相』必须得禄,然后才为有情,而且喜武曲化禄,因武曲天府同宫,当武曲化禄之时,天府的性质亦因而优良,故对[紫相]最为有利。 继续阅读紫微天相坐辰戌(中州派)

天梁独坐巳亥(中州派)

天梁在巳亥二宫独坐落入陷宫,对宫天同虽吉,但却增加了天梁的惰性。因为天同爱享受,而天梁本性则疏懒,因此两颗星曜相会,古人便有[男浪荡,女多淫]的说法。天梁在本宫所会的是一明一暗的太阳太阴,以及借入事业宫安星的天机巨门。这就更加增添天梁[浪荡]色彩。若会煞忌诸曜,则自然流离浪荡,不守一业。但若有魁钺、昌曲、辅弼、天贵、天福等吉星祥曜会合,则可转化为出国游历,游学外国或因公出国。 继续阅读天梁独坐巳亥(中州派)

七杀独坐子午(中州派)

七杀在子午独坐,对宫为武府。子宫的七杀,古人有[武破贪会于子宫,投河溺水]的说法,虽然这说法有待验征,但据笔者的经验,子宫七杀会武破贪,抵抗煞曜的能力的确变弱,所以一般来说,子宫独坐的七杀不如午宫独坐。若不会吉曜,亦主为人有谋略,宜从事实业,虽一生不免遭遇一次风波,但亦必可重张旗鼓。 继续阅读七杀独坐子午(中州派)

廉贞独坐寅申(中州派)

廉贞在寅申二宫独坐,对宫必为贪狼。正次桃花星曜相会,无论男女,都主具有才华而且易受人欣赏,但却易有酒色财气的嗜好。若在寅宫,丙、辛、乙、戊年生人为[廉贞清白]的格局;在申宫甲、己、庚、癸年生人亦属此格。主要是利用擎羊或陀罗之力,克制桃花的性质;或利用夫妻宫得禄,弥补七杀坐的缺憾,所以女命虽主艰辛,但却为人贞烈,可以相夫教子,家庭幸福。 继续阅读廉贞独坐寅申(中州派)

破军独坐辰戌(中州派)

破军在辰戌二宫独坐,对宫为紫相。破军一方面受制于天罗地网,另一方面又受制于紫微,再加上破军本身有[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]的本质,对紫微的掣肘会加以反抗,所以这个星系结构,便多矛盾的性格。所谓矛盾可以具体表现为许多方面。志大才疏是其一、理想高而无实际行动是其二、好投机弄险但决断力不足是其三。 继续阅读破军独坐辰戌(中州派)

武曲天府坐子午(中州派)

武曲天府宜见化禄,主财源丰厚,但却不喜见禄存同宫,虽富亦主吝贪,性格略嫌自私,武曲化权,则武曲的力量增加,而天府的力量相对减少,因此利于开创,可以进财,武曲化科,虽主事业顺遂,但不宜好高骛远,只要略会一点煞忌,都易损失败。唯天府化科则主在钱财方面信誉甚好,不易跟人借债,透支,但却是信用非常好的债务人。最嫌武曲化忌,主事业失败,钱财周转困难,若更见煞曜,可致一败涂地。 继续阅读武曲天府坐子午(中州派)

太阳太阴坐丑未(中州派)

两个宫位比较,丑宫的太阳因失辉的缘故,太阳的光辉不能将太阴照亮,但在未宫失辉的太阴却可得太阳的照应,所以一般来说丑宫不如未宫。丑宫安命的人,容易表现出作事虚浮的特色,而未宫安命时,则基本上有豪迈的个性。但当煞曜会照之时,则两宫安命都表现得吝啬。假如太阳化忌,则可能童年与父母缺缘份,自身则多病或亦虚惊。太阴化忌则多忧多虑,人生亦艰苦。 继续阅读太阳太阴坐丑未(中州派)

贪狼独坐寅申(中州派)

贪狼在寅申宫独坐,对宫必为廉贞,所以可以增加人的傲气与机敏,同时亦宜从事政治或担任行政职务。此与独坐子午二宫时受紫微的影响不同。贪狼在寅宫,若有煞曜会照,发不耐久,必须抑降心志,戒行侥弄险,始可持盈保泰。贪狼在申宫,早年蹭蹬,一生事业由艰苦奋斗而来,但常易于成功后沉溺酒色,结果又归于失败。 继续阅读贪狼独坐寅申(中州派)